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SEO关键词怎么做才能做到真正的优化?

2020年12月08日 20:55

关键词设置

公司在做网站时先要在后把网站关键词,网站标题,网站描述设置好,网站每个栏目都要设置好,网站标题和网站描述也得带有关键词,这样做优化时可以提升优化效果。

网站内容优化

网站要经常维护更新,多放一些原创内容在网站上,内容要多与关键词相关联,网站要有产品模块和文章模块,添加每款产品和每篇文章时都可以单独设置关键词,网站内容要越来越丰富,内容要有质量。

网站排名

网站要找推广公司帮网站关键词排名优化,这样可以让用户搜索指定关键词让网站出现在首页上,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10年推广经验,白帽技术,正规技术,需要可联系13539285443

相关推荐

租房百态的故事里,也是人生的微缩影!

01浸泡几片柠檬的记忆第一次出租,签约时见到房客是一对小情侣,男孩文质彬彬的,女生温婉大气,两个人站一块登对极了。更让人羡慕的是,两人天天形影不离,下班以后总见他们一块逛超市、买菜、做饭。房子里被他们一点点装饰的越来越温馨。格纹的桌布,纯白的地毯,精致的香薰……女孩偶尔插上的鲜花更是点缀了一屋子的浪漫。就算我已经结婚多年,也不由被他们秀了一脸。他们从大学开始相恋,携手走过五年了,两人十分默契。男孩对女孩简直是无微不至,女孩总抱着保温杯,男孩就亲手给她做了柠檬蜜。有天女孩也给了我一瓶,我看着晶莹剔透的蜂蜜,对他们的未来充满了期待。当一年租期满,我再过去看看房子,打算跟他们商量续约的事。这次却只有女孩一个人在家了。她问我:“能不能给我换个房间?我一个人住,用不着那么大。”我才恍然发现,她已经很久没更新关于男友的朋友圈动态了,桌上的柠檬蜜也空了。没有蜜的柠檬,大概总是酸的。——深圳房东郑女士02来日方长的甜第二次出租,房子租给了一家三口,孩子爸爸很实诚:“我们双方家里条件都一般,买房比较吃力,所以就暂时不买了,来日方长嘛,一家人快乐生活在一起比较重要。”孩子妈妈很乐观:“这些年,我和我先生感情一直很好。我主内他主外,我就好好在家教育孩子,他在外面风吹日晒的我也挺心疼,不过我相信我们的日子总会越过越红火的。等孩子大一点上了幼儿园我也去找份工作,我们俩一起努力慢慢攒钱,买房也是可以实现的。只要我们一家人相爱,租房日子也过得甜甜蜜蜜的。”现在许多年轻人不结婚不要小孩的理由都是没房,可是也有人先成家在买房,生活的意义本就不该被房子限制住。——成都房东刘先生03用心良苦第三次出租,租给了一对中年夫妻。他们和我商量超长的租期,希望减少一些租金。了解了具体情况才知道,夫妻俩是本地人,原本有房子,也是个中产家庭。当年为了送儿子出国上学,就一咬牙把房子卖了,不得已开始了租房住。房价一年年上涨,两夫妻也没有再买的能力了,想想稳定个地方长期租住下去,等待儿子学成归来。可儿子在国外也没有太大的发展,甚至不能自己经济独立,更别提给父母买房了。可两夫妻从来没有因为卖房子而后悔,他们觉得孩子的未来最重要。同样身为人母,我理解他们的用心良苦,也感动于他们为子女的付出。——上海房东孔女士04失眠酒之辣我是一个老房东了,入驻租客网很多年,租客一直没断过,这次的租客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小伙子,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没什么经验,但是满腔热血,一身抱负。看到他满怀期待的样子,我就想起年轻时候的自己。我也是这样怀揣着梦想来到深圳,慢慢的被生活削去了凌云壮志,但是平稳的生活也有安逸的好处吧。小伙子的打拼之路也并不顺利,房子续租的时候看到他一个人喝着烈酒,很是呛口的样子,但他说:“现在工作了才知道,喝酒也是一种本事,会喝酒好谈生意啊,我得练起来。”我也不知道他是买醉还是练酒量,生活的辛辣就像那杯酒一样,每一个尝过的人都有自己领会的滋味。——深圳房东易先生租客网视每一位入驻的房东为珍贵的资源,感激你们的信任和选择,也欢迎每一位上平台的租客,你们是我们亲近的家人。希望善良、诚恳、尽责的房东们,和拼搏、勇敢、阳光的租客们,都能在租客网拥有一段美好的“邂逅”。

2020年08月10日 10:56

沃尔玛中国迎来首位女性CEO 任命朱晓静为总裁及首席执行官

导言:沃尔玛中国任命朱晓静为总裁及首席执行官,5月8日起生效。加入沃尔玛之前,朱晓静担任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全面负责公司在中国大陆、香港特别行政区及台湾地区的消费品牌、餐饮服务、战略客户及牧场业务。  沃尔玛中国任命朱晓静为总裁及首席执行官,5月8日起生效。现任总裁及首席执行官陈文渊在沃尔玛工作三年后,因个人家庭原因将离开沃尔玛,返回新加坡与家人团聚。  加入沃尔玛之前,朱晓静担任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全面负责公司在中国大陆、香港特别行政区及台湾地区的消费品牌、餐饮服务、战略客户及牧场业务。  “中国零售业正在经历颠覆性的变革,有一位以‘消费者为中心’作为其核心价值理念,对企业数字化运营有深入理解并富有创新精神的CEO,在陈文渊过去几年取得的杰出成绩的基础上,继续带领沃尔玛中国创造佳绩,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沃尔玛全球执行副总裁、沃尔玛全球采购及亚洲区首席执行官岳明德(DirkVandenBerghe)表示:“朱晓静对于恒天然的整体业务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通过渠道变革、拥抱数字化、持续创新等举措对品牌进行升级,旗下的产品也在多个品类中稳获市场份额第一。此外,她还带领恒天然成就了最佳雇主品牌,这与沃尔玛的价值观十分吻合。”  在2011年加入恒天然之前,朱晓静在霍尼韦尔、麦肯锡等多家跨国公司担任领导职位,她的职业生涯横跨亚洲、北美、欧洲,涉足多元行业。朱晓静还是阿斯本研究院(AspenInstitute)中国学者项目的首批学者之一,也是阿斯本全球领袖网络的成员及中国首位论坛主持人。作为本土成长的杰出管理人才,朱晓静拥有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以及北京外国语大学西方研究专业学士学位。    沃尔玛中国任命朱晓静为总裁及首席执行官  陈文渊将于6月15日正式卸任沃尔玛中国总裁及首席执行官。他于2017年加入沃尔玛,在管理沃尔玛中国的三年中,领导沃尔玛大卖场和山姆会员商店两大业态在中国的业务拓展,并以其亲民和蔼的领导风格以及洞察消费者行为习惯的敏锐眼光,获得同事和合作伙伴的高度评价。近期,陈文渊在沃尔玛中国应对新冠疫情中更是发挥了非常重要的统帅作用。  岳明德表示:“从我们首次获悉新冠肺炎病毒在中国传播的那一刻起,陈文渊就全身心投入到应对疫情的工作当中。他将保障员工的健康和安全作为首要任务,同时推动与各地政府部门的协作,确保我们的门店正常营业以服务好我们的顾客与会员的每日所需。随着中国的疫情防控取得进展,陈文渊迅速总结中国市场的成功经验和最佳实践,分享给沃尔玛美国及其他国际市场。他的领导力对于沃尔玛在全球范围内应对疫情的速度和成效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2020年05月07日 11:52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